【歌劇浮世繪】普契尼《蝴蝶夫人》——愛得太傻, 吃悶虧? - MUSICO

【歌劇浮世繪】普契尼《蝴蝶夫人》——愛得太傻, 吃悶虧?

15108296538754
邢子青
出身法律學院,跨足廣播領域,曾任「愛樂電台(Philharmonic Radio)」資深節目製作及主持人。曾榮獲新聞局「廣播電視社會建設獎」、文建會「廣播文化獎優良文化節目」佳作獎,並曾多次入圍「廣播金鐘獎」節目與主持人獎項。此外,曾擔任金鼎獎與廣播金鐘獎評審委員。 除了廣播領域之外,邢子青經常擔任公私立企業團體與各級學校講座主講人,並多次應邀參與幕前演出,合作團隊包括「國家交響樂團」、「臺北市立交響樂團」、「臺灣國家國樂團」、「臺北市立國樂團」等,並曾於「中國電視公司」頻道主持歌劇導聆節目。自2021年七月起,與國家交響樂團合作製播Podcast節目,深度廣度兼具,頗受好評。目前任教於大安社區大學,教授古典音樂欣賞課程。
16
3,467

【歌劇浮世繪】普契尼《蝴蝶夫人》——愛得太傻, 吃悶虧?

我們幾乎都有過一個共通經驗,那就是:對於陌生的事物,在一開始總會抱著存疑,但是在接觸之後,才知道這些事物的美好!

就拿音樂來說吧,也許對某些人而言,「歌劇」似乎是艱澀的音樂藝術,特別是其中演唱的語言,更造成了難以親近的隔閡,但事實上,在當今世界各大歌劇院或是唱片錄音裡,有些作品卻是不斷地推出、而且票房表現長紅,印證了這些作品的受歡迎程度,其中有位作曲家,他的名字幾乎就是票房保證,這位就是-普契尼 (Gioachino Puccini, 1858-1924)。


最懂女人的大男人

普契尼一輩子幾乎只為歌劇創作,雖然他只留下十二齣作品(其中包括由他人代筆完成的《杜蘭多公主》),但光是這些作品就足以讓他在歌劇歷史佔有重要篇幅。

很多人開始接觸歌劇,是在普契尼的帶領之下入門的,他筆下的旋律好聽,往往在第一時間擄獲人心,尤其他懂得透過音樂勾勒人性、鋪陳劇情,即便是第一次聽到,我想任何人都難以抗拒他的音樂魅力。特別是他筆下的歌劇女性,往往最引人入勝。

其實,這位作曲家有那麼點大男人,不過在婚姻生活裡,卻被他那位著名的「惡妻」箝制住,而骨子裡帶著風流性格的普契尼,在跟其他女性往來互動的時候,則是從她們的身上觀察人性、尋找靈感,他也透過自己的音樂創作,向女性認同,這也是為什麼普契尼筆下的女性,總是有血有淚、撼動人心。


描寫媽媽,他最擅長

普契尼歌劇裡的女性,如果以人物性格來區分,大致上就包括了「溫柔抒情的」、「小辣椒性格的」、甚至還有「霸氣凌人」的,除此之外,還有一種最特別的類型,那就是「母親」。在其他作曲家的筆下,不見得會對這類女性多所著墨,但是普契尼卻擅長在她們身上,刻畫得絲絲入扣。

在普契尼看來,「母親」這類女性在溫柔的面貌之下,往往蘊含了剛毅個性,最著名的例子,就是歌劇《蝴蝶夫人》裡的「秋秋桑 (Cio-Cio-San)」。

這齣以二十世紀初日本長崎為背景的歌劇,敘述一位未滿二十歲、藝伎出身的日本姑娘秋秋桑,和美國海軍軍官平克頓之間「沒有結局」的異國愛情悲劇。秋秋桑在日本婚姻掮客介紹之下,嫁給素未謀面的平克頓,甚至還為平克頓生下孩子,但她最後得到的,卻是苦苦等待三年、換來丈夫的拋棄。秋秋桑為了名節、也為了孩子的將來,於是,她將孩子託付給平克頓,自己則是選擇自我了斷。

第一次接觸歌劇《蝴蝶夫人》的觀眾,或許會覺得秋秋桑只是個柔弱小女子,可是她內心裡的堅定意志,卻不下於一個大男人。在歌劇第二幕剛開始,秋秋桑對著女傭鈴木解釋:在那美好的一天,海平面上會冒出一縷青煙,那是她的丈夫平克頓的船艦,不過,她不會急著下山到港口迎接,反而要待在山坡上,靜靜地等待丈夫歸來,而且她還要躲起來讓平克頓來找她,這一方面是為了好玩,二方面則是擔心自己承受不了再次見到丈夫時的極度興奮。蝴蝶夫人對鈴木保證,這一天一定會到來,所以,她會堅定不移地等待下去。

這段膾炙人口的詠歎調《在那美好的一天》,道盡了秋秋桑對於丈夫的真情,但是,如果以現代觀點來看,這番真情,是否只是一片癡心?


女高音害怕的「殺手級角色」

在這齣歌劇裡,秋秋桑的實際年齡還不到二十歲,原本應該是遊戲玩耍的年紀,卻要承受超乎實際年齡的重大負擔,包括獨自撫養孩子、並且忍受外界質疑他被丈夫拋棄的壓力。對飾演的女高音來說,內心戲絕對少不了,但能否演得恰如其分、不慍不火,這就是一項考驗了。不過,還有更大的挑戰,那就是演唱。

普契尼為「秋秋桑」譜寫的音樂,向來是許多女高音不會錯過、但是又愛又怕的,因為普契尼在樂譜上標示了許多音樂記號,從音量、旋律線條、到聲音表情等,都有細膩要求,這足以讓飾演「秋秋桑」的女高音疲於奔命,甚至這個角色,還被公認是歌劇史上「最具殺傷力」的挑戰之一。

不過,觀眾不見得瞭解這些音樂上的事,他們只期待一位適任的女高音,唱出讓人心醉的異國戀情,還有一齣讓人心碎的櫻花戀……


延伸聆聽

Madama Butterfly ▶

Puccini: Madame Butterfly "Un bel di vedremo" ▶



延伸閱讀

【MUSICO特別報導】高雄春天藝術節重磅壓軸,百年不敗神作——歌劇《蝴蝶夫人》,挑戰觀眾淚腺!



* image: " 'Madama Butterfly' by Giacomo Puccini - Royal San Carlo Theatre in Naples" by Carlo Raso on flickr.com
1000x380

推薦閱讀

Joyce DiDonato as Cendrillon in The Royal Opera production of Cendrillon (2011) by Jules Massenet (1842-1912), with direction and costume design by Laurent Pelly, set designs by Barbara de Limburg, and lighting by Duane Schuler performed at the Royal Opera House, Covent Garden on 1 July 2011.
ARPDATA ; 
CENDRILLON by Massenet ;
Joyce DiDonato (as Cendrillon) ; 
The Royal Opera ; 
At the Royal Opera House, London, UK ; 
1 July 2011 ; 
Credit: Bill Cooper / Royal Opera House / ArenaPAL

【歌劇浮世繪】馬斯內《灰姑娘》——玻璃鞋,也有蝴蝶效應?

17
2,804
2023.10.11 / 歌劇浮世繪/邢子青
聽故事,這是許多人從小到大不變的興趣,即便是老掉牙的故事,只要說得扣人心弦,一樣...詳全文
Der Freischuetz 6640_

【歌劇浮世繪】韋伯《魔彈射手》——魔彈,果真百發百中?

15
2,814
2023.07.04 / 歌劇浮世繪/邢子青
韋伯取材自德國民間流傳的鬼故事集,透過法律學家兼劇作家金德(Johann Fri...詳全文
約翰亞當斯

【歌劇浮世繪】亞當斯《原子博士》——真相的背後,見不得人?

19
3,589
2023.03.02 / 歌劇浮世繪/邢子青
現代科學,講求實事求是,所有現象都有理論根據。這是理性。 至於感情因素呢?...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