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O特別報導】自我與他者,重生與毀滅:2024TIFA《火鳥.春之祭─異的力量》——專訪編舞家伊凡・沛瑞茲 - MUSICO

【MUSICO特別報導】自我與他者,重生與毀滅:2024TIFA《火鳥.春之祭─異的力量》——專訪編舞家伊凡・沛瑞茲

17
2,195
2024.03.04|採訪‧文/陸思妙

擅長在作品中探討人性之「異」與「群體行為」的西班牙編舞家伊凡・沛瑞茲(Iván Pérez),在暌違六年後,今年五月將帶著德國海德堡舞蹈劇場(Dance Theater Heidelberg, DTH)來到臺灣,再度攜手「舞蹈空間」,由指揮家簡文彬指揮長榮交響樂團,於5月10、11日在臺北國家戲劇院震撼呈獻最獨特、二合為一的《火鳥・春之祭─異的力量》。

二十世紀初正值歐洲文化藝術的黃金時期,俄羅斯芭蕾舞團(Ballets Russes)於1909年在巴黎成立,隔年由史特拉汶斯基(Igor Stravinsky, 1882-1971)與編舞家佛金(Michel Fokine, 1880-1942)合作的《火鳥》(Firebird)首演大受好評,讓舞團成為當時巴黎最受矚目的焦點。三年後,同樣由史特拉汶斯基為作曲,與世紀編舞家尼金斯基(Vatslav Nijinsky, 1890-1950)合作的《春之祭》(The Rite of Spring),在1913年首演之時引起了大騷動,對於首演的評論毀譽參半,這場騷動更深深影響了現代藝術的發展。在舞蹈史、音樂史開創全新的起點──二十世紀初的前衛藝術(Avant-Garde)。這劃時代舞蹈與音樂結合的創作動力,正是編舞家伊凡・沛瑞茲將兩個作品連在一起的動機,他將透過作品呈現人在群體中的「自我」與「他者」之間的暴力、霸凌與孤獨的拉扯關係。深入探討法國人類學家勒內・吉哈(René Girard, 1923-2015)所提出的慾望的模仿理論( Mimetic Theory),透過舞者展現慾望、模仿、嫉妒以及毀滅的過程。他認為這也是歷史與當代社會中不斷輪轉的現象:「我們在《火鳥》中塑造出一個令人嚮往的角色,在《春之祭》透過群體摧毀他。」


▲《火鳥・春之祭》 (圖|海德堡舞蹈劇場 提供、Susanne Reichardt 攝影)

現任德國海德堡舞蹈劇場藝術總監的沛瑞茲,過去以舞者身份旅居荷蘭長達十五年,也以編舞家的身份在歐陸許多國家居住與工作,這些經驗讓他深刻體會作為「異鄉人」的美麗與哀愁。他提到:「我喜歡在作品中探討人性中的社會效應、個體在面對孤獨時的狀態,這是我長期身為異鄉人的觀察,我也學會成為一個異鄉人。」他也認為,每種「異」都可能找到產生共鳴的聯繫,這也是他希望能透過舞作傳達給世界的。

身為編舞家沛瑞茲非常熱衷尋找舞蹈與音樂之間的連結,他談到不同作曲家的音樂帶給他不同層次的感動,所以會一直在不同的音樂流派中探索與感受。他提到,初期他受佩爾特( Arvo Pärt, b.1935)的音樂啟發,到近期探索簡約主義音樂家萊利(Terry Riley, b,1935),而古典音樂歷史上偉大的作曲家與作品一直讓他深感敬畏,不敢輕易的踏入,直到開始嘗試使用巴哈(J. S. Bach, 1685-1750)的音樂編舞才有了新的體悟,這也讓他從古典音樂與舞蹈的結合中,發現更多的可能性。《春之祭》從首演至今已超過一百年,史特拉汶斯基的音樂不斷的被演出,舞蹈評論家Franck Boulègue與Marisa C. Hayes在2011年香港演藝學院的公開演講中就提到,已有超過兩百個有資料記錄的《春之祭》舞蹈作品演出。編舞家在不同時代透過舞蹈回應史特拉汶斯基的音樂以及社會現象。沛瑞茲談到這次舞作的音樂時說:「史特拉汶斯基的音樂,就像是一座圖書館,相當豐富,讓我們在創作過程中有許多不同的方式去理解與詮釋。」同時,他也提到在《火鳥・春之祭》創作期間與舞者工作時,史特拉汶斯基的音樂能迅速帶領大家迅速切入不同的場景轉換,有時可能是在繚繞群山中、也可能突然快速切換至一場惡夢:「我借用了電影的手法,讓音樂成為一個驅動力,舞者時而呼應音樂,身體隨著旋律或重拍反應,有時只是讓音樂填滿劇院空間。」



有別於2022年於德國首演的版本,此次為了臺灣國際藝術節(TIFA)的跨國合作,在服裝與燈光設計也將為臺灣量身微調。沛瑞茲提到,服裝設計Sofie Durnez的設計概念發想自荷蘭藝術家蒙德里安(Piet Cornelies Mondrian, 1872-1944)、結構主義與俄羅斯畫家,在古老與當代中取得平衡點,他同時表示在臺灣的演出中,每位舞者的服裝都將是唯一且獨特的,就像是一個組織中,所有人會有同樣的語言、顏色、輪廓但卻又相異。相較於首演版的十位舞者,這次將同時會有二十位舞者同台飆技,兩團的舞者必須在有限的時間內,磨合與感受彼此的默契與差異,二十人的能量也將讓『群』的力量更強大,也正反映沛瑞茲編舞概念中的「群體」與「異者」關係,他也將此視為一種社會性實驗。


▲《火鳥・春之祭》 (圖|海德堡舞蹈劇場 提供、Susanne Reichardt 攝影)

已有多次隨舞作演出來臺的沛瑞茲認為,臺灣的藝文環境相當開放,對事物好奇並且有著想要發展的動力也同時接受批評與自省。他特別提到臺灣舞者駱宜蔚與蘇冠穎旅歐多年,這次也將一同回臺演出分別擔任「火鳥」與「獻祭者」,「與他們的談話總是非常深刻的,我們一起工作了很多年,他們同時也向歐洲展現了臺灣舞者的廣度與可能性,這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對於這次將與指揮家簡文彬與長榮交響樂團的合作,沛瑞茲也感到相當興奮:「在國際間達成這樣的合作,是非常少見而獨特的,因為我們不知道它還會不會再發生,我們很幸運有TIFA的支持。」今年同時為舞蹈空間成立三十五週年,在這樣極具意義的製作中:「我相信觀眾將會看到一場充滿感性且極具表現的演出,這是個版本的演出是最獨特的,我們無法預期下一次可能會在什麼時候,觀眾應該要為臺灣藝術家感到驕傲。」2024TIFA《火鳥.春之祭─異的力量》,讓我們一起感受伊凡・佩瑞茲對於「群我」最狂放又深刻的批判!


▲主圖 西班牙編舞家伊凡・沛瑞茲(圖|國家兩廳院 提供)


節目資訊與購票

2024TIFA 舞蹈空間✕海德堡舞蹈劇場 《火鳥.春之祭─異的力量》

火鳥春_BN_0125

最新新聞

LOVE合照(原圖)_

【MUSICO特別報導】鋼琴家程伊萱與朋友們攜手描繪〈我愛你的各種樣貌〉

20
1,549
2024.04.16 / 音樂新聞 / 特別報導
愛是一切美好事物的根源。透過愛,人們體會到忠誠、親密、關懷和尊重,也感受到嫉妒、...詳全文
台北愛樂青年管弦樂團_

【MUSICO特別報導】歌詠青春,蛻變綻放——台北愛樂青年管弦樂團二十週年音樂會

11
1,986
2024.04.12 / 音樂新聞 / 特別報導
年輕演奏家若想要累積樂團經驗,除了參與學校課程,很多人會選擇參加校外的樂團、音樂...詳全文
台絃團照-900x600

【MUSICO特別報導】點、線交織,擊樂與絃樂共譜綺響——黃堃儼、何欣蓉與台灣絃樂團

14
1,029
2024.04.10 / 音樂新聞 / 特別報導
獨奏、室內樂、絃樂團、管樂團、管絃樂團、打擊樂團……在越來越重視心靈、藝文生活的...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