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O特別報導】Forever Chopin——第18屆蕭邦國際鋼琴大賽 - MUSICO

【MUSICO特別報導】Forever Chopin——第18屆蕭邦國際鋼琴大賽

25
11,650
文/黃瑞芬|特稿

在全球矚目之下,延遲一年舉行的第18屆蕭邦國際鋼琴大賽(XVIII International Chopin Piano Competition)剛於10月23日落幕。這可能是有史以來,競爭最激烈的音樂比賽之一,原本5年才舉行一次的比賽,受到COVID-19疫情影響又延了一年,對參賽者來說,等待的時間難熬,但能多1年的時間將曲子練得更純熟,也因此保有更多進步的空間。


等待是最大的考驗

藝術追求完美,而表演藝術中的音樂演奏是時間的剎那呈現,需要天時、地利、人和,因此條件又更顯得苛刻。但它綻放光芒的時刻,卻又是如此的華麗且振奮人心。今年的蕭邦鋼琴大賽,在網路同步轉播下,全世界都在聽、在看。其實以前的比利時伊莉莎白大賽也是如此,在歐洲大部分的電視台與廣播電台都會轉播知名音樂比賽,除非有其它運動比賽同時舉行(譬如像足球賽),不然民眾都會守候關注,這除了是根深蒂固的文化品味,也是因為媒體的支持與參與造就了議題熱度。

近年來蕭邦鋼琴大賽的參賽者國籍極多,變得像奧運一樣受到很大的注目,對參賽者來說,無論最後有否得獎,能夠參賽本身就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以前還有音樂家為了要想參加比賽,被迫更改「國籍」,現在這樣的事也許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但是想不到的事情時時刻刻都在發生不是嗎?但我們都要思考,這些限制都不是針對你,而是世界就是這樣,既然參加比賽,就只能遵守規則。

幾乎所有的國際音樂大賽從報名比賽到實地去參與,中間約需1至2年的時間,但準備比賽內容約4至5年,所以舉辦的間隔都是4至5年,這給年輕的音樂家一生2次的機會參賽,過了年齡限制(大部分是31歲),就與比賽無緣了。說實在的,這樣費力的比賽是屬於精力旺盛的年輕好手的,還有那句話——初生之犢不怕虎。

音樂比賽最難的除了當場演出之外,就是等待。從台下等到台上,再等結果,然後再等下一輪,這中間都是煎熬,所有的事是如此的未知,但就是這些未知與等待,造成了比賽給年輕音樂家一生最大的訓練——張力。


蕭邦鋼琴大賽的特色

以作曲家為名的比賽有一些,但是只以一位作曲家全部的作品作為比賽內容應該只有蕭邦鋼琴大賽。因為蕭邦(Frederic Chopin, 1810-1849)的作品數量夠多,樂曲的形式也多元,能夠聽出一位鋼琴家的技巧與藝術,這在音樂史上是個極為獨特的例子,如果沒有蕭邦的作品,所有鋼琴獨奏會的曲目恐怕就會少了一半。蕭邦的許多創作,通常都是受人委託或是他特別要獻給某位贊助者,像是最有名的〈軍隊波蘭舞曲〉,就是獻給他最忠實的朋友—朱利安˙方塔納(Julian Fontana, 1810-1869),他們兩人在華沙就已認識,而且幾乎同一時間到巴黎,本身也是鋼琴家及作曲家的方塔納不但擔任蕭邦在巴黎時的秘書,也為蕭邦出版與發表作品,所以被稱為是「蕭邦的影子」;至於《24首前奏曲》則是獻給剛到巴黎時就幫他開音樂會還有找學生的鋼琴商—裴雷葉(Camille Pleyel, 1788-1855);而兩組《鋼琴練習曲》,一組是獻給文學家達賈伯爵夫人(Marie D’Agoult, 1805-1876),她就是介紹喬治桑給蕭邦的中間人,另一組則是獻給鋼琴大師李斯特(Franz Liszt, 1811-1886)。諸如此類的奉獻樂曲,都有著豐富的情感背景,訴說著蕭邦當時的內心世界,也因為這樣,演奏蕭邦樂曲的音樂家,不僅要表現蕭邦樂曲艱難的技巧,更擔負著為蕭邦訴說故事的重任。所以當有人說蕭邦的作品欠缺內涵與深度,只是給沙龍裡的貴婦聽的,那是錯誤的認知,因為詮釋蕭邦的音樂是極高難度的藝術!

也就是這樣,蕭邦鋼琴大賽報名的人總是不會減少,觀眾更是。因為一旦在比賽中得獎或受到特別的注意,將來音樂會的邀約將會增加,這對年輕的音樂家來說絕對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特別的第18屆蕭邦鋼琴大賽

這一屆的蕭邦鋼琴大賽除了因為疫情延長一年舉辦,參賽者都要先到華沙參加預賽,通過者得再等上好幾個月才能真正比賽,經過三輪淘汰,在第四輪這些鋼琴家再以所剩僅有的耐性演奏蕭邦的鋼琴協奏曲,可以感覺到那是解脫,也是看出這位年輕鋼琴家的支撐力。

你若仔細去看本屆進到第三輪的參賽者介紹會發現,大部分參賽者在比賽完之後都已經排有音樂會巡迴,甚至是以「蕭邦」為主題的音樂會,有些參賽者更已發行過有聲出版品或身兼教職,也就是說當今來比賽的鋼琴家將蕭邦鋼琴大賽當作是音樂生涯的「行程」之一,而不只是目的(當然有的是當成目的),無論比賽結果如何,他們仍然繼續著演奏的生涯,如果有得獎,邀約會更多,還有在國際樂壇上的知名度大大的提升,也在音樂史上留名,這跟以前比賽的心理狀況是很不同的。以前要是沒有比賽,幾乎沒有曝光的機會。現在比賽的評審團裡,雖也會有參賽者的老師(以前比賽也是),但是最重要的還是要得到所有評審的歡心才能獲得獎項,這就是音樂比賽最神祕的地方。有的比賽是以分數來用電腦計算,有的直接舉手投票,因為藝術是有關品味,能夠演奏同類型的曲目,表示技巧相當,想要得獎就是要在藝術方面有獨特的氣勢,還有老天爺恩賜的運氣。


▲2021年蕭邦鋼琴大賽首獎劉曉禹決賽演奏協奏曲


比賽的贏家

今年蕭邦鋼琴大賽最後得獎的優秀演奏家真的都是出類拔萃,勇奪首獎的24歲鋼琴家劉曉禹跟馬友友一樣是在巴黎出生的華裔音樂家,父母均來自中國,法語跟中文都是他的母語,同時亦通曉英語,他在加拿大的蒙特婁長大及學習鋼琴,也是一位身經百戰的演奏者,而且上一屆的二獎得主也是來自加拿大,可見加拿大的音樂環境是很值得我們去學習與認識。今年的二獎得主有2位,其中一位是日本的27歲鋼琴家反田恭平,他來參加蕭邦大賽之前就在俄羅斯學習,之後到華沙蕭邦音樂院,而他的老師則是1970年蕭邦鋼琴大賽的得獎者Piotr Palechny。這位年輕鋼琴家在日本已經很有名,不僅擁有自己的公司、樂團,為了讓自己彈出飽滿的音色還特別增胖,他將頭髮留長綁起來,看起來就像是以前的日本武士,讓人對他印象深刻,這樣細心經營自己的鋼琴家還有自身的跨國生活經驗,可以給台灣的音樂學生很好的參考,無論是將波蘭當作留學的地方,或是像匈牙利等其他東歐國家,也都是學習音樂很適合的地方。而得到最佳協奏曲演奏獎的西班牙鋼琴家Martin Garcia Garcia,真是天生的浪漫哲學家,看他演奏時,完全感受到他多麼愛彈鋼琴,而他則是離開歐洲到紐約去求學;四獎得主也有兩位,其中26歲的日本鋼琴家小林愛實是第二次參賽,目前在美國費城寇蒂斯音樂學院師事台灣鋼琴家劉孟捷,如今得獎,真是了不起!


▲2021年蕭邦鋼琴大賽二獎反田恭平決賽演奏協奏曲


善其事利其器

不過今年蕭邦鋼琴大賽的另一個贏家應該是創立40週年的義大利鋼琴FAZIOLI。因為大賽時每位參賽者都可以選用主辦單位準備的不同廠牌鋼琴,有的人甚至已經與鋼琴公司簽約,而今年除了第一名的劉曉禹指定演奏FAZIOLI外,得到最佳協奏曲獎的Martin Garcia Garcia也是。因為這台義大利琴被稱為是鋼琴界裡的法拉利,它能被演奏出的音色是令人驚艷且獨特的,尤其是蕭邦的音樂需要很有層次化的呈現,在公布得獎者的音樂會裡幾乎全部演奏的人都選FAZIOLI來演奏。


▲2021年蕭邦鋼琴大賽首獎劉曉禹指定演奏FAZIOLI F278(長278cm、寬157cm、重530kg)

很欣慰這次的蕭邦鋼琴大賽讓世界能有機會再一次「強力」欣賞美好的古典音樂,還有讓我們大開眼界,看到這群努力不懈的音樂家如何為自己的理想奮鬥;還有勇敢的波蘭,相信今後大家也會將波蘭放在旅行或求學的版圖裡,畢竟,一個珍愛音樂的國度,一定是值得去造訪的;還有雋永的蕭邦先生,他的音樂,永駐你我的心頭上。


▲主圖 2021年蕭邦鋼琴大賽首獎劉曉禹(取自The Fryderyk Chopin Institute Facebook)


黃瑞芬 Zoe

美國Juilliard School畢業
波蘭台北辦事處邀請至波蘭蕭邦音樂節見習
波蘭台北辦事處蕭邦戶外音樂會主持人與導聆
蕭邦歌曲全集(以波蘭文演唱)2010年國家音樂廳首演
Fazioli2022_

最新新聞

列印

2022新象國際藝術節 首發《跨界爵響.長笛新潮流》熱鬧開跑 挑戰音樂極限

3
52
2022.01.17 / 音樂新聞 / 樂壇動態
2022新象國際藝術節將由小年夜前《跨界爵響.長笛新潮流》系列音樂會開場,由菁英...詳全文
列印

2022新象國際藝術節開跑 匯聚表演藝術創作能量 傳遞以愛重生的盼望

6
107
2022.01.14 / 音樂新聞 / 樂壇動態
2022年新象國際藝術節,即將於元月28-29開跑,推出「大師經典」、「絕代古典...詳全文
DSC05395-2

【熱門話題】三位「大玩樂家」羅大佑、簡文彬、彭佳慧相約衛武營,虎年第一檔流行、古典跨界音樂饗宴

17
692
2022.01.11 / 音樂新聞 / 樂壇動態
華語音樂教父羅大佑、指揮大師簡文彬及金曲歌后彭佳慧將攜手於2/12、2/13於衛...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