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音樂圈】FUKIO專訪 · 歐洲當代最令人振奮的新興薩克斯風四重奏 - MUSICO

【誰在音樂圈】FUKIO專訪 · 歐洲當代最令人振奮的新興薩克斯風四重奏

7
2,065

【誰在音樂圈】FUKIO專訪 · 歐洲當代最令人振奮的新興薩克斯風四重奏

本次MUSICO / 聽 寫 L'Harmonie 很榮幸收到歐普思音樂藝術的邀請,與來自西班牙的新銳音樂團體FUKIO薩克斯風四重奏進行訪談。

FUKIO薩克斯風四重奏,是歐洲當代最令人振奮的新興薩克斯風四重奏,自2007年成立以來,一直 致力於探索鑽研各種薩克斯風重奏曲目。除了於德國、英國、西班牙等地的許多知名音樂廳演出以外(包含馬德里文化中心及國家音樂廳),FUKI0也於眾多知名音樂節表演,像是奧地利的國際現代音樂重奏及作曲家學院(IMPUL-S Academy)、英國哈德斯菲爾德現代音樂節、西班牙馬略卡島薩克斯風音樂節、德國克隆浪漫夏日音樂節、柏林青年音樂節等等。FUKIO榮獲多次國際知名大賽獎項殊榮,如西班牙國際青年音樂家大賽、巴塞隆納古典之門大賽、馬德里丫amaha國際室內樂大賽、盧森堡UGDA大賽金獎、德國費利克斯・門德爾松・巴托 爾迪音樂學院大賽首獎、米蘭國際大賽Coop Music Awards '德國卡爾斯魯厄新音樂詮釋大賽等。2015年,FUKIO榮獲德國西德廣播公司(WDR)、ARS Produktion唱片公司、科隆音樂學院支持錄製專輯。此外,Fukio Ensemble亦參與多次廣播及電視直播,如德國廣播電台(Deutschlandfunk)、德國西德廣播公司(WDR)、英國Resonance FM、西班牙La 2電視台、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廣播電台(Catalunya Radio)與西班牙廣播電視台(RTVE)等。接受委託創作新作品及從事教育工作為FUKIO目前的工作重心,曾多次至英國東安格利亞大學(East Anglia University)、西班牙巴利阿里高等音樂學院(CSM Illes Balears)等學校舉辦工作坊與大師班。他們於德國國立科隆音樂院跟隨教授David Smeyers從事現代音樂的研究,取得現代音樂詮釋碩士學位。近年更獲得歐洲Erasmus獎學金,於法國國立巴黎高等音樂院與教授 Laszlo Hadady學習室內樂。FUKIO受到卡薩爾斯四重奏(Cuarfeto Casals)指導,並獲得維爾納•理查-卡爾•多恩博士基金會補助。
*本段文字由歐普思音樂藝術提供

問:為什麼你們的四重奏取名為「FUKIO」,這個名字有什麼含義嗎?又是什麼契機讓您四位決定組成FUKIO四重奏的呢?

會組重奏團的原因很單純,就是音樂學生時代課程的需求有室內樂。在FUKIO成團之前也不是沒有和其他的人合作過重奏。但是直到我們因為同一位主修老師遇見彼此,才決定要成立這個重奏團。主要發想的是Joaquin Saez Belmonte和José Manuel Bañuls Marcos,Xavier Larsson Paez、Xabier Casal Ares當時雖然也在同一位老師門下,但住在其他城市,直到真的要進行這件事時他們才知道這一切都是來真的。FUKIO四重奏就這樣誕生。FUKIO這個名字來自日文。最初要創立這個四重奏的時候,我們思考了非常多的名字。你們大概可以想像我們一群人坐在咖啡廳裡,拿著衛生紙在上面不停的腦力激盪。我們原來取名字的想法,是希望可以取一個非常有衝擊性、令人很有印象的名字。最初的想法是「Crisis」(危機)這個字,但這個字的含義並不直接涉及藝術,也不符合我們想像的創團精神,因此作罷。後來,當我們和我們的鋼琴教授,坂口浩美(Hilomi Sakaguchi)談到此事。她將我們的想法選了幾個字翻譯成日文,就出現了「 FUKIO 」這個字。「FUKIO」這個字相當符合我們創團所希望的—不論是音樂表現、精神。因此也就這麼定了下來。

編按:FUKIO團名原文為日文的ふきょうわおん(羅馬拼音:fukyowaonn)。原意為「不協和音」

問:我們注意到,本次音樂會以及你們的專輯,都有一定比例的選曲來自經典的弦樂四重奏作品。請問你們是如何看待薩克斯風四重奏演奏弦樂四重奏作品這件事情的呢?

用薩克斯風詮釋弦樂四重奏,對我們四個人來說是一種學習古典音樂的過程。 談這個問題前,必須先回顧一下薩克斯風這個樂器。相較於巴哈、莫札特以降已經有數百年的古典音樂發展,只有一百五十年歷史的薩克斯風是一種十分年輕的樂器。作為音樂家與演奏家,要學習古典音樂的美學與概念發展,還是得從音樂史的發展按部就班學習,我們認為那是音樂家必須具有的素養。但薩克斯風因為年輕,所以在這方面相較於鋼琴、弦樂等歷史悠久的樂器,學習薩克斯風的音樂家,在養成的過程,比較難有系統的透過實地演奏學習古典音樂的詮釋。弦樂四重奏作為古典音樂最早的重奏形式之一,在音色、表現到藝術價值都有他的代表性與地位。同時,弦樂四重奏的形式也相當接近薩克斯風四重奏,不論在音域或編制上皆如此。在我們組成四重奏之後,為了進一步發展與學習對室內樂的想法,決定從弦樂四重奏的作品開始累積。 而我們在學習弦樂四重奏作品的過程中,除了音樂之外,更重要的是學習如何以室內樂的形式與同為音樂家的彼此工作。因為薩克斯風這種樂器實在過於年輕,許多作品都是以獨奏或是樂團合奏為主。而相較於薩克斯風在這些作品中擔當的獨奏或是合奏角色,我們認為室內樂是一種更「民主」的形式,不是由獨奏家或指揮與樂團的宰制模式進行,必須更專注在如何與其他人配合。而如何與不同的音樂家工作,對當代的演奏家來說是很重要的能力。但這並不代表我們只專注在弦樂四重奏等傳統古典音樂曲目中。應該說,弦樂四重奏作品只是其中一個我們想表現的面向。


照片提供:歐普思音樂藝術

問:那麼,是否能和我們進一步談談,弦樂四重奏與薩克斯風四重奏,您們所認為的差別呢?以及您們是怎樣看待薩克斯風四重奏切入及學習弦樂四重奏作品的?

如前面的回應提到的,我們會從弦樂四重奏作品切入,是為了透過這個演奏形式,來累積我們四個人彼此在音樂上的合作經驗。弦樂四重奏經過數百年的發展,在作品的演繹與詮釋上是日益嚴謹。因此,以薩克斯風這樣相對年輕的樂器與組合,嘗試演繹弦樂四重奏作品時,當然會碰到許多問題。

首先,我們可以很直觀地將薩克斯風的四個聲部去對應弦樂四重奏的四個聲部,但在樂器音域與上還是有先天的問題存在。舉例來說,僅管上低音薩克斯風可以很直觀的去表現原本屬於大提琴的聲響,但高音的部分就不是這麼容易好直接表現的,從整體聲響上來說就會需要利用往上一個音域的樂器去補足。或者本來弦樂器的技法,我們並不能只是單純的去「移植」他,而是得更近一步去從音樂和聲響的角度考慮實踐的可能與合理性。另外人類還有呼吸這個生理限制,也是一個在演繹作品時必須透過技巧克服的障礙。進一步來講,我們並不單純是從弦樂與薩克斯風兩種樂器的觀點出發,而是從音樂的角度面對作品。在弦樂四重奏作品的演繹上,我們也接受了卡薩爾斯四重奏的指導。來自他們的指導非常直接,他們也不懂薩克斯風。但他們會從聲音直接來指示與要求,這也就讓我們更進一步的從音樂上來工作,而不是著墨在技巧上發展我們四重奏的音樂。

問:可否跟我們簡單說明一下這兩場音樂會曲目的規劃方向,並跟我們簡介一下Guillermo Lago的作品「城市」以及Gordon Kampe的Zehn Symphonien,這兩個作品呢?

這場音樂會的曲目規劃,我們想表現的是目前FUKIO重奏團以及薩克斯風這個樂器可以表現的全部。所以選曲的內容除了改編自弦樂四重奏的作品外,也包含當代完全為薩克斯風四重奏創作的作品:就是 Guillermo Lago的作品「城市」以及Gordon Kampe的Zehn Symphonien。Guillermo Lago,其實是知名薩克斯風演奏家Willem van Merwijk的作曲筆名。他也是知名四重奏Aurelia Saxophone Quartet的成員。這個作品是他透過音樂,書寫過去在各個城市生活的印象。作為薩克斯風演奏家,他非常清楚如何在作曲的時候把薩克斯風這個樂器的特色與可能性發揮到百分百。Gordon Kampe的Zehn Symphonien就是一個相當有趣的作品。Kampe本人是一個非常幽默、活潑有趣(Jocky)的人,這個作品基本上充分的展現了他的幽默,或者說,他自己。Kampe創作這首曲子的動機也很有趣,他說,考慮到他的年紀,再看到同一個歲數時海頓的交響曲創作量竟然已經來到六十幾首。為了不論人後,一次創作十首交響曲是最快的,就有了Zehn Symphonien。這個作品的每一樂章都帶有標題且非常短,可以說,Kampe的性格在這個作品中展露無遺。但即使這首作品徹底表現了作曲家的幽默,但作曲的技巧,跟演奏的難度一點都不含糊。

編按:Zehn Symphonien Program note
At my age, Haydn, my favorite composer, has probably already completed 67 symphonies.
我最喜歡的作曲家,海頓,在我的年紀時已經完成了67首交響曲。
I need catch up.
輸人不輸陣。
Consequently, I offer my first 10 symphonies. Each symphony has a title.
所以,我創作了我頭十首交響曲,每一首交響曲都有各自的標題。
There are these: 1. O Ewigkeit du Donnerwort 2. Mahler und Schatten 3. Bolt ist nicht zu stoppen 4. Luftgespinst 5. Sternutio 6. Drei Variationen über einen Zwerg: A 7. Drei Variationen über einen Zwerg: B 8. Drei Variationen über einen Zwerg: C 9. Liedchen 10. Finales Donnerwort If you are reading this during the play, it's just over now ... well …
呃..如果你是正在演出時看這段文字,曲子已經結束了...嗯..

問:對於FUKIO的未來,您們有什麼想法或規劃呢?是繼續延續目前的精神同時跨足現代與古典,或者是進一步將所累積的能量走向對於現代樂作品的演奏?

我們並不會覺得FUKIO未來應該要專注在特定一個類型的曲目上。當代的作品也是古典音樂整體發展的一部分。作為薩克斯風的演奏家,的確因為這個年輕的樂器,而在可演奏的古典作品上有限制;但同時我們更是音樂家,應該更進一步探索古典音樂與這個年輕樂器發展的可能性,並透過與作曲家的合作,讓自己的演繹成為創作的一部分。另外,我們也同時也在許多城市與國家擔任教師,或受邀作為大師班的講師。薩克斯風是非常受歡迎的樂器,我們這樣子的努力方向,一方面也是要讓新一代的薩克斯風學生知道,薩克斯風不一定只能停在演奏娛樂音樂,或是副修樂器的層次,而是有更多發展的可能性。

特別感謝: 本次訪談除了感謝歐普思音樂藝術的促成與大力支持,更要特別感謝薩克斯風演奏家陳政宇,及大提琴演奏家郭心蘋老師答應聽寫的邀請前來擔任與談,本次訪談因為有兩位演奏家的加入對談而有更豐富的內容,讓MUSICO/聽 寫 L'Harmonie有機會可以更深入的認識FUKIO並更完整的透過文字呈現FUKIO對音樂的認識與想法。更多訪談內容與細節未來將有可能用其他形式發表,敬請MUSICO/聽寫的朋友們期待囉!

本篇文章同步發表在